其實在上一篇就該更新一下部落格,而不是放個濫芋新聞充數。不過沒辦法,自從前陣子開始重新上班之後,六點過後,腦袋也跟著下班。沒心思去買菜,晚飯也懶得煮,通常吃香蕉算數(我會告訴各位這樣下來究竟是會變瘦還是肥的),更別說是做點心update食譜了。沒上班的日子過得相當懶散,現在則是相當懶惰,橫豎是跟[懶]脫離不了關係,畢竟這個像基因一樣,是下輩子才可以擺脫的。 

因為是回舊公司,才上了兩天的班就覺得好像上了兩年,我就跟我舊同事說,我怎麼覺得我好像都從頭到尾都沒離開過,一成不變,same old shit. 不過往好處想,反正一早就預料到會踏進什麼屎,可說一早有心理準備,久聞而不覺其臭。畢竟上班的時候我通常都把自己當作人肉機器,無色無味無感無心,性能好、效率高為最高指導原則。牙爛到一個程度就要抽神經,神經抽掉之後就不再有感覺,就像我左上排的那顆臼齒一樣,表面的陶瓷潔白發亮,而裡面全填著金屬,並且永遠麻痺。這樣也好,反正說穿了,有誰不是為了那五斗米快趴到地上,對工作沒興趣,但對於拿薪水可是相當有興趣。
 
沒工作的時候,戶頭的數字只見出不見進的感覺很糟。偏偏人的慾望無限大,沒錢但wish list照樣無止境延伸,最糟的是"Enjoy my life"是我的頭號嗜好,沒進帳的時候人生的樂趣都跟著消失 (ㄜ,睡到自然醒和24小時玩game對我來說吸引力沒有旅行和購物的大)。不上班的生活固然爽,但能享受美景美食美物會讓我更加愉快。再加上工作能堆砌出社會地位的評價,而我不單指膚淺的物質層面,還包括著主流的生活模式。人們對於癱在家裡不上班的懶鬼總是特別嚴苛,一旦被[不工作=無用]的標籤貼上了以後,對待的眼光多少會帶著鄙夷(但偷偷羨慕),或是滿臉豔羨(卻又暗地不屑)。
 
上星期五去銀行存入我久違的首張支票,在輸入密碼的同時,我忽然悟出了一個道理: 在工作中所出賣的自尊與靈魂,又靠薪水把它們一一買回來。我們出賣自己換取了金錢,再用金錢買回自己。這麼說來,是不是一開始就不該出賣自尊與靈魂呢? 沒需求當然就不用有供應,不用賣就不必買,沒有買也就沒得賣。不過,當然這只是無聊女子偏激的無病哭夭,而這問題簡直跟[是先有雞還是先有蛋]一樣詭侷而且永遠無結論。也像公司裡那些陳年、乾澀、解決不了的屎,而我只好撇過頭,漠然的跨過去,繼續像顆假牙一樣,進行重復無感而規律的咬合。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ps090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